即时新闻

  • 1亿人口将迈进1小时交通圈

        撸袖加油干!在京津冀的版图上,轨道网、公路网的建设正如火如荼,进入建设黄金期。

        “轨道上的京津冀”正逐步浮出水面,“同城”效应愈加显现——以北京为中心,50到70公里半径范围内的1小时交通圈将在4年内建成;7条国家高速放射线同时在建,未来4年内每年都有新路开通。到2020年,京津冀1亿多人口将逐步迈进1小时交通圈。

        一条轨道交通线连通京冀

        2016年,1000公里长的京津冀城际铁路网规划敲定了。

        这张网上,三地中心城市、重要城镇和主要产业集聚区被打通了。以“京津塘、京保石、京唐秦”三大通道为主轴,以京、津、石三大城市为核心,最终呈现“四纵四横一环”的格局。

        按计划,三地将耗时5年织成这张大网。作为开局之年,2016年开了个好头:

        “四纵四横一环”中涉及本市境内的一纵——京霸铁路、一横——京唐城际、一环——环北京城际中的廊涿城际北京段新机场红线内段实现开工建设,另有一纵——京石城际正在推进前期工作。

        与这张网交相呼应的干线铁路网、市郊铁路和地铁也纷纷有新举措。去年年底,京津冀区域首条跨省轨道交通线平谷线开工了。这条线在通州区、河北省境内和平谷区共设站9座,其中河北省境内有3座车站,全部为地面和高架线路。更值得一提的是,平谷线将采用最高时速160公里的车型,比市区内每小时80公里的地铁速度快出一倍。交通部门介绍,建成后市民从平谷到达北京城区仅需45分钟。

        4年内,类似这样的线路将勾连成网,加强北京与河北燕郊、三河地区的连通。本月初,还有好消息传来,根据铁科院网站发布的地铁3号线一期工程东段6站、7.1公里的二次环评公告,这条东西走向的北京大动脉将在曹各庄北站与平谷线实现换乘,不同等级的轨道网络正在实现无缝衔接。

        七条高速路同时加速挺进

        与轨道网络发展并驾齐驱的,是三地间纵横交错的道路网。

        去年12月9日,京台高速北京段开通,《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中涉及的7条放射线全部建成了。

        赵先生的父母住在河北固安,因此每周他都会驾车体验一回。“双向八车道,敞亮!”由于经常往来京津,三地间的道路他心里有笔账,“这是继京沪、京津高速后,北京去往天津方向的第三条快速通道,一下子将北京与河北的车程缩短了40分钟。以后,开车去山东、江苏等地也不用再绕路了。”

        一条路,拉近南北,更将北京高速路运营里程拉升到了1000公里,在全国大城市中稳居上游。

        想面对面地采访市交通委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处负责人赵阳,是件挺困难的事儿,因为京津冀之间的路网建设一天一个样儿,她和同事几乎全年连轴转,穿梭在路上。

        她掰着手指细数去年开工的道路:“兴延高速、G110二期都在推进,首都地区环线高速、京秦高速、新机场高速、延崇高速、京开高速拓宽都已经开工,前期还启动了新机场北线、G109和承平高速的研究……”

        不一会儿工夫,十个手指就不够了,“这还没算上京津冀三地间正在对接的国道、省道等略低等级的道路。”

        北京已经正式进入城际路网建设打通的黄金期,当下7条高速路工程正处于建设进行时。未来4年,每年都将有新高速建成通车,缩短京津冀三地间的距离。

        还有一些看不到的细节,也在提速。按照市政府审改工作要求,市交通委明确以延崇高速、首都地区环线高速、新机场高速等重大工程项目作为试点,要求各建设单位组成专门团队,主动与各区政府和各审批单位沟通协调,加快前期手续办理。放管服的理念,加快了“交通先行”的步伐。

        三地公交车一卡通用

        出门的路在打通,三地居民绿色出行过程也更便捷了——一张卡有望走遍京津冀。

        经过1年的发展,京津冀“互联互通卡”在三地累计发卡31.7万张。去年12月25日,北京市区内所有公交线路(除定制商务公交)及122条由公交集团运营的郊区线路互联互通。

        还有天津和河北10座城市也纷纷打通壁垒,六七百条公交线路都能用上“互通卡”了。

        去年,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检测中心主任冯昕晖和他的团队为了让北京市的公交、地铁读懂这张巴掌大的互通卡,经常加夜班。“所有调试都要在公交、地铁停运后进行,不能影响正常运营。”他说,“今年,北京的地铁闸机也将能读懂这张卡了,大家出门会越来越方便快捷。”

        高速路的一卡通已经实现。

        目前,北京与全国13个省市实现了ETC联网。截至去年年底,京津冀三地ETC用户数量达到273.9万户,电子收费流量占总通行量的40%。

        统计数字表明,ETC车道通行能力为1000辆/小时,单车道通行能力与人工收费车道相比增加了740多辆。不仅驾车人往来快了,与停车人工收费相比,走ETC车道通行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能分别减少71.3%和48.9%。

        去年,三地交通部门还建立了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库,统筹盘活大区域交通。最近,京津两地相关部门还开始协商,研究京津两地高铁或有望率先实行月票制……北京的交通格局正在从单中心、放射状,向多节点、网格状转变,疏解北京全国性交通枢纽功能的同时,进一步服务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建设。 

  • 织网京津冀轨道

        2月13日,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内一派繁忙的景象。该公司由京津冀三省市政府及中国铁路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铁路是一个弱项。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随着产业的有序转移,带来大量人员的流动,迫切需要建立可以城际通勤的轨道交通网,实现城市与城市之间快速高效沟通。

        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有限公司应运而生。该公司由京津冀三地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共同发起,三地四方出资比例为3∶3∶3∶1,按照《共同成立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公司合作协议》,项目建设资金原则上通过沿线土地综合开发收益实现平衡。

        2015年12月29日,京唐城际铁路和京滨城际铁路的配套工程宝坻南站维修工区正式开工建设,该工程是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以来第一个开工建设项目,主要用于高铁管段内检测、保养作业。截至2016年11月15日,宝坻南站维修工区已累计完成工程量的67%。

        “宝坻南站维修工区工程是建设手续最全的一个项目,包括建设用地批复、土地划拨、环保、选址等要件在开工前均全部完成。而且自启动该项目以来仅仅用了不到7个月就完成了所有支持性文件、项目可研、初设的批复工作。”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有限公司工程管理部高级工程师赵起超颇为自豪地说,三地城际铁路建设由一个主体承担,协作配合更协调,工作效率更高,展现了“高铁速度”!

        轨道交通如何改变生活,从记者的亲身经历中可见一斑。不久前,记者从石家庄赴北京采访,中午12时坐上高铁,不到14时就到了约定地点,3个小时后结束采访,坐地铁到北京西站,然后坐上返回石家庄的高铁,20时许便回到了家中。

        打通区域协同的“经脉”,变空间上的“大圈”为时间上的“小圈”。去年11月,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获批。按照规划,城际铁路网以“京津、京保石、京唐秦”三大通道为主轴。到2020年,与既有路网共同连接区域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基本实现京津石中心城区与周边城镇0.5至1小时通勤圈,京津保0.5至1小时交通圈。远期到2030年,基本形成以“四纵四横一环”为骨架的城际铁路网络。规划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共同组织实施,并充分发挥京津冀城际铁路投资公司作用。

        “按照规划上报的测算,京津冀区域内将建设京沈客专、京张高铁、石济客专等24条城际铁路,规模约3457公里,投资额可能达到6500亿元。”京津城际铁路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苗子簃表示,这些铁路不仅将打通京津冀交通发展的“经脉”,更将成为区域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畅行的“高速路”。

  • 通衢大道拉近三地生活圈

        天津至北京30分钟、天津至保定1小时、北京至天津滨海新区1小时以内……路好走了,通道多了,往来更密切了。按照三地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规划,京津石中心城区与周边城镇1小时通勤圈、京津保唐1小时交通圈正在逐步实现。

        铁路:家乡不再遥远

        潘洺在天津滨海新区的一家金融机构工作了将近4年,以前,他回河北保定的老家通常会乘坐大巴,现在他又多了一个选择——乘津保铁路回家。不到1个小时是现在天津和保定之间的“时间距离”。对于经历过漫长返乡路的潘洺来说,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速度。

        说起回家的路途,潘洺从前有些“犯怵”。“坐大巴要3个小时才能到保定,如果赶上堵车,可能有5个小时耗费在路上。”潘洺说,“而且每到假期前一天人都特别多,有时候下午两三点到客运站,五点才能坐上车。”现在,路上省了三分之二的时间,他回家的次数也比以往频繁了。

        自正式开通以来,津保铁路运送旅客800多万人次,使天津与保定之间往来不需再绕道北京换乘,并和其他线路一同勾勒出铁道上的京津冀交通运输“金三角”格局。

        作为津保铁路两端起始站,天津西站和保定东站客流增幅十分明显。天津西站由开通前日均发送旅客9110人增加至1.8万人,增幅达到97%;保定东站由开通前日均发送旅客6200人增至9500人,增幅达53%。

        今年,北京和天津之间的第二条高铁——京滨城际铁路和京唐城际铁路前期工作将加快推进,同时,天津还将开展京沪高铁二通道、津保忻、津承铁路通道研究,铁路路网将进一步延伸。

        公路:打通瓶颈带动经济

        2016年7月,拦在蓟州城区与毛家峪村之间的最后一道石壁被打穿,津围公路北二线工程毛家峪隧道正式宣告贯通。这条隧道全长425米,填补了天津市普通公路无隧道的空白。

        在这条公路沿线的北车道峪村,家家都在发展农家乐旅游,但此前蓟州区中北部地区对外通行不便,成为了当地旅游业发展的瓶颈。目前,津围北二线已经实现了部分路段通车,村里“迎宾阁”农家乐经理许采莲高兴地告诉记者,原来自己的农家乐只有19间客房,道路开通后,来往的车辆多了,到农家乐住宿游玩的客人也随之增加,通过装修扩建,现在已经把客房增加到了39间,相信收入也有望增加一倍。

        津围公路北二线工程全线长31公里,起于喜邦公路止于津围公路河北省兴隆界,是京津冀交通一体化重点工程。毛家峪隧道建成后缩短了蓟州城区至穿芳峪、罗庄子两镇及九龙山、毛家峪、小穿芳峪等周边景区的距离,可节省大约30分钟的车程。

        为进一步打通路网的“毛细血管”,今年天津还将建成梅丰公路,同时推动滨玉公路建设,高王公路等4个项目正在开展前期工作。唐廊高速天津段一期也将于今年年内通车。这些项目建成后,将助力本市“八横六纵”高速公路网的形成,普通国省道的瓶颈路段将成为历史。

        海上:邮轮母港辐射北方

        今年正月初二,两艘国际豪华邮轮——“大西洋号”和“地中海抒情号”双双驶入天津港。据了解,春节期间,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出境旅客达到9000余人次。作为中国北方地区重要的邮轮母港,天津国际邮轮母港不仅是本地游客邮轮游的首选出发地,更吸引了众多来自北京、河北等周边省市的游客。

        据了解,目前从天津乘邮轮出入境的游客中,天津本地的游客占3成,有近7成的游客来自北京、河北等周边地区。

        2016年,天津国际邮轮母港首次实现全航季运营,共接待邮轮142艘次,同比增长48%;进出港邮轮旅客71.5万人次,同比增长65%,双创历史新高。

        今年,歌诗达“幸运号”和诺唯真“喜悦号”两艘新船将投入天津母港航线运营,预计全年停靠天津港的邮轮艘次和出入境人数也会达到新的峰值。

        机场:成为北京空中大门

        前不久,家在北京的何晴再一次来到天津机场,乘机前往日本。自出国留学以来,她自己也数不清来过多少次天津。“到天津坐飞机价格合适,而且交通也便利,坐高铁、坐大巴都很快捷。”何晴告诉记者。

        为打造“进出北京第二空中通道”,天津机场近年来动作频出,机场交通中心实现了航空、地铁、大巴等多种交通方式的无缝衔接:目前已建设运行北京铁路南站、北京八王坟客运站、河北省保定、廊坊、唐山等地共20座城市候机楼,覆盖京津冀辽鲁五省市;“空铁联运”服务范围扩大至京冀辽鲁的8个城市和天津1个区,涉及6条铁路;天津机场—北京八王坟长途客运站班线发车班次从每天4班增加到24班,满足往来京津地区旅客的需求……

        建设与世界级城市群相匹配的世界级机场群——这是京津冀三地机场未来的发展目标。近年来,天津机场的航线网络越“织”越密,国内、国际航线多点开花,旅客吞吐量也屡创新高。对于旅客来说,乘飞机出行很多时候无需再辗转北京,从天津出发就能前往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