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兄弟情难过利益关,“中国合伙人”反目

创业公司屡陷“股权魔咒”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年02月24日        版次: 08     作者:

    本报记者 孙奇茹

    创业七年,没得一毛钱股份却被逼净身出户,公司合伙人妻子发文控诉“商场没有真兄弟”——昨日,充满戏剧性的剧情再度在创投圈上演。在这场跌宕起伏的剧情背后,创业公司股权架构设计不成熟、利益机制不稳定而造成团队决裂的“阿喀琉斯之踵”,为广大创业者敲响了警钟。

    合伙创业七年被“净身出户”?

    从昨天清早开始,一篇由一位程序员妻子所写的文章在朋友圈中刷屏。文章讲述了丈夫作为公司第二个员工、负责技术的公司合伙人,与CEO等人艰苦创业7年,只拿普通员工工资,最终因公司CEO拒绝与其分享股权而无奈“净身出户”的故事。

    “远离那个垃圾CEO吧,重新出发!”“请公开这个无良公司的名字,太没良心了。”不少网友在评论中严厉“讨伐”文中所提到的公司及CEO陈羽翔。从文章透露的信息点及多方渠道确认,文章所指的公司为展程科技。

    然而,半天后,剧情却峰回路转,出现了急剧反转。昨天下午,一位自称展程前研发副总裁的人发文回击。

    他写道,当事人韩冬辉在创业初期确实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但此后的事实却与韩冬辉妻子所述大相径庭。例如,公司在获得一轮融资后就给早期元老们进行了分红,韩冬辉则获得了200万元,而非韩妻所说的100万元。他还写道,韩冬辉后来所负责的游戏每个月都会出现宕机,而陈羽翔因与其兄弟情深,并未赏罚分明。

    甚至韩冬辉妻子发文的动机也开始被质疑。奢侈品包众多、求职信息掺水分等对女主角的指责也开始在网上出现。

    昨日,当记者辗转联系到当事人韩冬辉时,他回复“公司一百多号人,很多人不应该被裹挟进来”,此后便不愿多谈。

    股权纷争频致团队分裂

    兄弟反目事件后,当事人双方收获的业界评论也冰火两重天。

    与韩冬辉和陈羽翔两人曾经共事过的公司前领导、现好贷网CEO李明顺在朋友圈中指责陈羽翔不厚道,“主人公曾经是我们的一个早期工程师,被坑的不止是他,据说还有投资这个企业的投资人。CEO姓陈。真垃圾。”

    也有人对韩冬辉的能力、洞察力产生质疑,“7年才发现有问题,早干嘛去了?创业公司人员结构当然是越来越强,如果你早期不拿钱就要谈好股份和期权。等七年,根本就是找死。”一位连续创业者如是说。

    其实,公司技术大牛与创始人开“撕”,昔日兄弟反目,在创投圈早已不是头一遭。

    “第一眼看到标题,还以为写我。”昨天,微信公众号小道消息创始人、丁香园前技术负责人冯大辉在其个人微博上转发韩冬辉妻子文章时评论道。半年前,冯大辉与丁香园因多年期权难套现而决裂,双方相继发公开信指责对方。向前回溯,靠肉夹馍火遍全国的西少爷,几位联合创始人也曾因股权架构问题决裂。

    “股权架构设计不合理,无论团队有多牛,产品有多好,都有可能因股权问题死在半路,因为创业开场就注定了最终的结局。”股权架构师、七八点公司创始人何德文说。

    正式协议远胜“兄弟承诺”

    “不要用兄弟情来追求共同利益,这个不长久,一定要用共同利益追求兄弟情谊。这样的合伙人制度才能长久。”著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如是说。

    记者在对多位创业人士的采访中获悉,与韩冬辉、冯大辉、西少爷类似,这种“用兄弟情追求共同利益”,后期遭遇反目的情况,在当今创业公司中十分普遍。“身边也有一位朋友,和故事主人公差不多的心态,我无数次劝他‘亲兄弟明算账’,无奈不听。”创投圈人士罗女士说。而在韩冬辉妻子的控诉长文下,有多位留言者表示,自己或者自己的亲友也有过合伙创业却最终被“踢”,惨淡离场的遭遇。

    “说一千道一万,你与公司有书面协议吗?”何德文提醒,无论创业初期相互如何承诺,都必须依靠受法律保护的正式协议作保障。在他看来,创业公司进行早期股权设计,不仅与参与其中的创业者切身利益相关,更影响着整个团队的长远发展。

    知名股权律师、有律创业创始人王英军提醒创业者,在加入一个创业项目之前,必须确保你已经将利益而非感情放在第一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好项目。对于创业公司一把手,他则提醒,如果担心在早期进行股权分配导致股权不稳定、不集中,可以考虑以合伙人间的股权锁定机制、违约责任等方式来进行约束,如果前期暧昧不明、将为后期团队发展埋下隐患。